歡迎來到廣東帝博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
化工工業園區走向衰落的真實內幕是什么?

文章出處:廣東帝博科技有限公司 人氣:-發表時間:2018-07-31

  20世紀50年代,世界上最早的工業園區在美國誕生,就是后來舉世聞名的“硅谷”。之后,因其顯著的優越性,工業園區逐漸成為許多國家尤其是發達國家,實施高技術戰略發展的重要途徑,在世界各國大放異彩。

 

33322.jpg


  1979年,我國第一個工業園區在深圳蛇口誕生。之后,工業園區迅猛發展,尤其是最近十幾年,中國化的工業園區不但數量劇增,內涵也得到了極大的豐富,如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、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、保稅區、出口加工區以及各類省級工業園區等。

 

  但是在種類多樣、數量龐大的工業園區中,糟粕太多,精華太少,在硅膠行業相同存在著這樣的現象,隨著近些年硅膠行業的發展變化,做硅橡膠制品的供應商逐漸增多,而不少剛起步的硅膠制品家都是以加工作坊,簡單生產承接二手訂單保持生存,卻不知道已經影響了工業發展走向混亂!

 

  在改革開放初期,國家精心建設了一批優質的工業園區。然而,隨著開放程度逐漸擴大、步伐逐漸加快,工業園的發展由快速走向泛濫。在經濟先行的主旋律下,各地瘋狂建設產業園區,以致陷入混亂的狀況,環境污染等嚴重問題逐漸凸顯。

 

  2018年3月,新華社記者暗訪安徽一工業園污染觸目驚心:占地百余畝的強堿工業固廢堆放江邊,有毒有害淋溶水直流長江;選礦尾渣直接傾倒長江,江水沖洗三年仍存數噸;園內名企午夜戶外開工,釋放揮發性有毒氣體……近年來,此類事件不勝枚舉。

 

  隨著環保督查的步步深入,工業園區的種種亂象得以曝光。

 

  亂象一

  重大河流污染嚴重,安全隱患重大

  為便于原料和產品運輸,許多園區往往沿江或臨海分布,據統計僅長江經濟帶就分布了上百個國家級工業園區,有些工業園區甚至位于飲用水水源地附近。過去的幾十年間,鄱陽湖、黃河、海河、淮河、近海、地表徑流都有園區的污水直接排入,破壞極大,后果嚴重。

 

  2018年3月,新華社記者暗訪安徽一工業園污染觸目驚心:占地百余畝的強堿工業固廢堆放江邊,有毒有害淋溶水直流長江;選礦尾渣直接傾倒長江,江水沖洗三年仍存數噸;園內名企午夜戶外開工,釋放揮發性有毒氣體……近年來,此類事件不勝枚舉。

 

  亂象二

  為重污染企業轉移提供便利

  由于我國地區間經濟發展不平衡,沿海發達地區的一些高污染產業被淘汰后,打包到了經濟欠發達地區,搖身一變成了當地的工業園區。由于欠發達地區監管相對寬松,重污染企業轉入后污染變得更加嚴重。在許多地區,工業園區實質上是污染轉移和包庇重污染企業的幌子。

 

  亂象三

  淪為“四不像”,發展畸形

  由于規劃不科學、監管缺失,工業園區的發展一度泛濫。許多地方為了政績變著法子搞工業園區,搞出來的“四不像”非但不能產生經濟效應,反而問題嚴重。

 

  事實上,在數量龐大的工業園區群中,“家具廠、門窗廠、印刷廠”這樣的作坊式組合體占了半數以上。此類“園區”完全不具備工業園區的屬性,在組織形式上與菜市場別無二致,根本體現不出園區的價值,很多時候是地方政府亂作為下的畸形產物。

 

  亂象四

  背后隱含“神邏輯”,工業園成為投機倒把的樂園

  除環境污染、運營混亂、發展畸形外,荒廢爛尾是工業園區的又一大亂象。在過去的十多年間,工業園區遍地都是,但大多數都以爛尾告終。有些荒廢掉的園區淹沒在空曠的荒野中,被當地百姓視為“鬼園”。

 

  對于有些企業主而言,入駐工業園僅僅是他們在資金困難時,向銀行貸款的借口。這類人進入園區的心態就是把假賬做到位、盡量多貸款,大不了破產打包還給銀行和政府。

 

  而地方政府大肆圈地建園,則是為了政績考核,大多疏于考慮產業資源、地理條件、基礎設施等關鍵因素,更加無視對環境造成的影響。

 

  很多時候,工業園區名不副實,其中多是投機倒把的行徑,所做的完全是以犧牲土地、財政等資源換取部分人利益的勾當。

 

 

20180528093851551435.jpg


 

  是什么導致亂象的發生?

  1 認識錯位,動作走樣

  毋庸置疑,亂象發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地方政府認識不到位,一是對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統籌認識不到位,二是對工業園區的發展模式認識不到位。部分地區片面追求經濟效益,一切向錢看齊,忽視環保等長遠考量,導致許多園區從開始就是錯的。思想認識上的問題導致了動作上的一連串錯誤,進而使工業園區的發展變形走樣。

 

  2 規劃混亂,發展失衡

  許多地方在規劃過程中,急功近利、不切實際、混亂不堪,完全背離了建設工業園區的本義。在對園區的具體規劃上,調研不充分、定位不明確、設計不科學,導致園區上馬后很難實現良性運轉。許多潛質優良的園區因為規劃上的問題最終難成氣候,甚至走向頹敗。

 

  如有的石化園區,由于前期規劃失當,僅引入寥寥幾家石化企業,由于招商并未達到預期,迫不得已而引入其他類型企業。然而,因前期園內污水處理、固廢處置等配套設施,均按照石化企業標準來設計,并不一定符合其他企業的要求。導致園區集群效應不明顯,同時給后期管理造成困難,最終造成污染違規排放。大多時候,招商體量往往達不到其設計的配套能力,出現設施設備“吃不飽”現象,最終淪為“曬太陽”工程。

 

  3 急于求成,模式粗放

  許多地方的工業園區只是個樣子,基本上就是把小散亂污企業打包在了一起,完全沒有體現出工業園區的效應;所謂的工業園區不過是一群小規模、高污染、低層次的小作坊拼成的聚集群,把工業園區做成了菜市場,并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。

 

  4 權責不清,監管不力

  許多地方對園區環境問題的管理上存在權責不清的問題。現有園區多由管委會進行管理,但管委會的主要職能是服務企業經營,環境監督、執法能力等遠遠不足;當然,在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情況下,即便有能力也很難到位;而基層環保部門有專業職責,卻往往觸及不到園區范圍。

 

  由于責任不清,工業園區成了監管的空白區,導致大量工藝落后、污染重、缺乏環保設施的中小企業和非法企業成了漏網之魚。環保設施只在檢查的時候才運行,檢查組走了之后就偷排偷放,使園區運營環境質量下降。

 

  5 制度不完善,審批成兒戲

  多數園區的管理往往沒有明確的、成熟的法律制度,自主彈性較大,管理者在環境監管方面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,環境執法缺乏剛性,導致污染亂象頻發。

 

  在對許多園區項目的審批上,違法審批、越權審批現象非常普遍。本應由國家或省市審批的項目卻被分解為小項目由縣審批;本應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的項目卻簡化為環境影響報告表。環評已經審批過了,環保設施卻遲遲不見,環評、“三同時”等制度成了走過場。

 

  6 污廢處理能力跟不上

 

  有的園區建設的初衷就是為了方便污染的集中處理,但是現實情況往往是污廢處理能力跟不上。

 

  業內人士表示,大量需焚燒填埋危險廢物因處置能力匱乏,超期超量儲存;而大量危險廢物因缺乏綜合利用技術,占用焚燒填埋資源。

 

  企業內部危廢暫存庫普遍存在倉儲能力不足、未密閉、未分類貯存、廢棄未收集處理、地面未做防腐防滲等問題。部分園區危險廢物集中處置中心處置能力缺口較大,已有設施處置負荷不足,以副產品名義轉移的廢鹽、廢溶劑在部分園區普遍存在。

 

  7 極端追求經濟增長,地方保護主義泛濫

 

  過去40年是經濟的高速增長期也是環境污染的紅利期。這一點在工業園區的發展中體現的尤為明顯。工業園區污染嚴重,很大一個原因在于地方政府保護主義盛行。

 

  有地方為招商引資,在企業進來的時候政府就會做出某些“短視”的承諾,比如污染綠燈、白名單等。

 

  更有甚者,一面打著“生態循環經濟”的旗號獲得政府審批,另一面卻縱容很多高污染企業以及小作坊在里面生產,甚至一些國家明令關停禁止的污染企業也在里面集中排污、逃避監管,使得工業園區反而成了違法經營的“保護傘”。

 

  一些工業園區進駐企業一旦入園,對其環境監管就成了“免檢”程序。甚至地方政府會規定一些“土政策”,防止“干擾”園區內企業正常的生產活動。此外一些園區管委會設置相應的環保機構,名曰環境執法,其實質是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,往往使環境監管處于“真空”狀態。

 

32322_副本.jpg


  措施建議

 

  當下我國正值經濟轉型發展的關鍵期和解決污染問題的窗口期,其核心在于剔除落后理念、整治體制弊政、優化市場機制。對于園區的整頓提出提下建議:

 

  一、要扭轉頹勢,先要在思想上擺正方向,改正急功近利的心態,“一崗雙責、黨政同責”或許能改正這個毛病。

 

  二、建立完善的制度,嚴格把控審批、規劃、招商、運營、管理、處置等各個環節。

 

  三、在園區的規劃上要科學合理,有的放矢,兼顧眼前和長遠,充分考慮環境問題,嚴格執行環評、“三同時”制度,配置合理有效的污染防治設施。


此文關鍵詞:硅膠,有機硅,硅膠制品,硅膠制品廠

Copyright ? 2019 廣東帝博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號:粵ICP備12040730號

返回頂部

江苏体彩e球彩走势图